罪与罚

楔子

 

晚上9时,东郊墓园的守墓人赵四开始了今晚第二次巡夜。

腊月的北风阴冷,像刀子一样在他耳边呼啸,刚从开着空调的值班室出来,身体的热量瞬间流失,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这帮小兔崽子真烦人!要是再被我发现,一定饶不了他们!”

赵四当然有理由生气。

现在是冬令时,东郊墓园傍晚五点就关闭了,之后的时间他就可以窝在温暖的值班室里,喝口老酒看个电视,无聊时给以前的工友挨个打电话,反正也不要钱,小日子过得可惬意了。

但自从上个星期有几个熊孩子玩什么冒险游戏,偷偷潜入了墓园过夜不说,还破坏了亡者的墓碑之后,墓园管理处就下达了巡夜的命令——除了闭园时那一次,晚上7点和9点共增加两次巡夜。

他缩着身体一边打着手电筒乱照,一边嘟囔着,“领导也真是的,除了那些胆大包天的皮孩子,谁会滞留在这种鬼地方!巡一次夜也就算了,非要两次!”

正说着,他猛然看到北侧的树林里有一团红艳艳的东西,在手电筒莹白的灯光下,那团红色显得越发妖冶了。

他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啊!”恐惧的叫声响彻天际。

 

第1章

 

探照灯打破夜幕,将墓区照得如同白昼。黄色的警戒线拉开,取证的法医和搜索的警员在这座林子里忙碌着。

沈铭正听着同事们的汇报,忽然瞥见一抹苍老的身影,立刻便迎了上去,“季老,您怎么来了?”

作为江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老刑警队长,季春华下个月即将退休,手头所有的工作都已经交接完毕,像这样的案子其实并不需要他老人家亲自出马。

季春华的眼神却十分凝重,“我听说尸体十分奇怪。”

沈铭回答,“是。守墓人赵四巡夜时发现树林里有一个巨大的红色蚕茧,走近一看,原来是用毛线缠出来的椭圆形,一开始赵四还以为是熊孩子恶作剧,一层层将毛线打开之后,里面居然藏着一具年轻的女尸。他立刻报了警。”

他轻轻看了眼季春华,发现老领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心翼翼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季春华没有说话,径直往警戒线内走去。

白笔画着的人字形内,躺着一个身穿红色棉衣的少女,她的身体被奇怪地扭成了S形,双手被红毛线紧紧地绑住放在胸前,像是在祈祷,又像在哀求。毛线的色泽黯淡,与在旁边的那一大团相比,有些发白,像是旧物。

季春华语气沉重地开口,“死因有初步结论了吗?”

法医立刻回答,“死者的年龄大概在16到18岁之间,死亡时间是在晚上7时左右,脖子上有勒痕,下体有轻微出血,但其他地方没有擦伤。死因极有可能是窒息,但具体的情况还需要回局里仔细检验过才能出报告。”

季春华点了点头,“嗯。”

他突然问道,“今天是几号?”

沈铭想了想,“1月12日。怎么了?”

季春华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过了半晌,他低声问道,“你还记得我从前跟你说过的枫桥连环杀人案吗?”

沈铭倒吸一口冷气,他面有愧色地道,“您不说,我居然还未想到……

是的,18年前江海市的远郊枫桥地区,曾连续发生过三起恶性连环杀人案件。受害者都是年轻的女高中生,案发地点不是无人的荒野就是像这样偏僻的树林,三名被害者都是被掐住脖颈窒息死亡,死后遭到性侵。尸体被用红色毛线如同木乃伊一般层层包裹,远看像一个巨大的蚕茧。

因为罪犯处理尸体的方式闻所未闻,十分猎奇,当时被传得沸沸扬扬。警方又一直都没能找到罪犯,导致人心惶惶,一时成为社会抨击警方无能的热点新闻,使得这起连环杀人案一度成了江海市公安局的耻辱。

虽然时过境迁,那段人心惶惶的岁月逐渐在市民的记忆中忘却,甚至完全消失,但当时负责这起案件的季春华,却一直都因为未能找到凶手而耿耿于怀。

季春华的目光望向远方,思绪似乎回到了18年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枫桥连环杀人案的最后一名受害者沈青青,18年前的今天,被人以同样的方式残忍地杀害了。”

他沉声说道,“35年刑警生涯,力求替所有受害者找回公道,外界都缪称我为神探,可这桩案子至今未破,却是我生平所憾。没想到在我退休前夕,又出现了第四名受害者,而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凶手!”

沈铭却道,“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大多具有反社会人格,他们将犯罪视为一种挑战,像枫桥案的罪犯喜欢用夸张的犯罪手法引起社会大众的恐慌和注意,一般来说,这样的人不会甘于寂寞蛰伏18年重又出来作案。”

他顿了顿,问道,“季老,这一次会不会是有人模仿作案?”

毕竟,作为一桩曾经家喻户晓的著名悬案,虽然已经过去了18年,但有心人士要找到当时的资料并不难,模仿当时的案发场景也并非不可能。

季春华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可能。尸体摆放的姿态和手势,以及手腕上红毛线与外茧的新旧之分,都是未公布的细节。除了极少数参与过案件调查的同事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他目光一深,“所以,一定是那个人回来了!”

 

第2章

 

曾令江海市公安局遭受过群众非议的枫桥连环杀人案件卷土重来,刑警队的每个人为了一雪耻辱,都投入了一百二十万分的精力积极地查案,很快,死者的身份就得到了确认。

死者名叫李欣然,今年17岁,是江海市第一中学高三(1)班的学生。

她是个遗腹子,从小就没有父亲。她母亲靠卖菜维持生计,一个人特别艰难地带大了她,但去年得了绝症也去世了。母亲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积蓄,李欣然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十分困难,但这孩子却十分乐观开朗,学习成绩非常好,在一中这样的重点中学,不上补习班还能保持在年级前三非常不容易。

李欣然父母都去世了,家里的房子也早就退了租,校方重视成绩好的学生,破例让她住在教师宿舍。

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为了攒生活费和未来的大学学费,一到周末就出去打工。白天在附近的肯德基当实习生,晚上给几个初中生补课,一直要到八九点才会回到学校宿舍。

但学校的监控显示,她自从上周五傍晚急匆匆地出了校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高三(1)班教室前,季春华站在后门口,透过玻璃窗望进教室。

李欣然的噩耗传来,整个班级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尤其是班主任唐静老师,此时正站在讲台上泣不成声。她哭着说道,“我们最可敬的班长,欣然同学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最近外面的世道有些乱,老师希望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女生,如果可以的话,近期最好让家长每天接送。”

她边擦眼泪便说,“还有,老师想在后天的班会课上为欣然同学简单地做一个追思会,大家可以把想对她说的话写在纸上交给我,等以后我一并替你们带给她。”

说到后面,她的眼泪又如同瀑布一般掉下来。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的沈铭看了一眼教室内的情况,对着季春华叹口气,“我大概能懂那位唐老师的心情。我母亲也是教师,对钟爱的学生非常看重,有时候甚至比对我还要好,唐老师痛失爱徒,特别又是在临近高考的时候,恐怕心都要缺一块了。”

季春华轻轻颔首,低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吗?”

沈铭点点头,“巧合的是,李欣然的老家居然也在枫桥。季老,您还记得当初嫌疑最大的那个姜大明吗?在李欣然母亲去世之后,她的紧急联络人栏中写的名字,居然就是他!听说这些年来,姜大明经常接济照顾李欣然母女,他们是关系比较好的邻居。”

枫桥连环杀人案的卷宗里明明白白写着,根据当时在现场遗留下的脚印以及步宽,推测凶手是身高175厘米30岁左右穿41码鞋的男子。从尸体两侧被缠绕的红色毛线受力的不同,凶手是左撇子的可能性极大。而三名死者似乎都不曾有过反抗的举动,由此可以断定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大。由于发现尸体的地点散落各处,都是十分隐蔽的地方,可见凶手对枫桥地区的地形十分熟悉。

而同时符合四个条件的,经过层层筛选,只有姜大明一个人。

姜大明彼时是枫桥镇的一名邮差,再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枫桥镇的地形了。那年代十分流行交笔友,受害的三名女高中生有两名已经证实交了许多笔友,她们对姜大明也一定不陌生。姜大明是左撇子,身高和年龄甚至鞋码数也都符合警方推测。

最重要的一点是,凶手处置尸体需要用到大量的红色毛线球,而姜大明的父母恰好是做毛线生意的,姜在工作业余也会帮忙父母进货。警方在他家的仓库里找到了许多红色毛线球,只可惜没有找到进货单,不能与库存对比。但至少说明,姜大明有这个犯案的条件。

所以,理所当然地,警方将姜大明列为了头号嫌疑人。

然而,在这三起案件的作案时间内,他都有不同的人给他做了严密的不在场证明。特别是留下了脚印的第三起案件,案发时他正陪脑瘫的弟弟姜大光在镇上的医院复诊治疗,主治医师给他作了不在场证明,从而排除了嫌疑。

想到往事,季春华面色一凛,“看来我们得再去枫桥走一趟了。”

 

 

第3章

 

枫桥地处江海市的远郊,随着城市的飞速发展,18年前大片大片的农田脱胎换骨,建起了一座座高楼大厦。而李欣然母女曾经租住的地方,就在枫桥镇上的一座新公寓里。

沈铭对此颇有些惊讶,“学校不是说李欣然是贫困生吗?她住的地方,倒是不差。”

八九十平米的两房,装修得颇为温馨,茶几上还摆着李欣然母女的合照——那应该是在附近的美食街照的,母女两个手中拿着烤肉笑得真甜。

沈铭拿着照片却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照片看着有些不舒服。”

枫桥派出所配合办案的民警小吴看了一眼照片,指着背景里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中年男子说道,“你是在说他吧。他叫姜大光,是姜大明的弟弟,从小就被诊断为脑瘫,据说只有5岁孩子的智力。哦,对了,这房子的主人就是他。”

季春华愣了愣,“哦?”

小吴忙解释起来,“姜家的老宅拆迁之后补偿了好几套房子,姜大明把姜大光名下的几套房子租了出去,拿租金去承担他的医疗费用。这里,是其中一处。”

他顿了顿,“其实,李欣然去年就已经退租了,但姜大明这人比较有同情心,他觉得孤零零的一个小姑娘没个去处怪可怜的,所以还一直为她保留着这间屋子。你们看,这里挺干净的,看得出来有人经常过来打扫。”

沈铭点了点头,“母亲去世了,把房东填在紧急联系人名单里,倒也无可厚非。”

当年那桩案子的卷宗里,附近居民对姜大明的印象都很好,善良、和蔼、热心,几乎受访的每个人都对他赞不绝口,他好像是比较容易赢得信赖的那种类型,被李欣然的母亲临终托孤,似乎也说得过去。

季春华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停留在餐厅的照片墙上久久不能移开。那里几乎全部都是李欣然母女的合照,但敏锐的他发现,在枫桥地区拍摄的好几张相片嘈杂的背景里都有姜大光特别不和谐的身影。这,是巧合吗?

这时,小吴指着阳台对面的说道,“姜大明家就住在前面那栋楼,恰好就正对着这间屋,不过他好像不在家。我联系过邮局,他前天请了一周的年假,说是带着姜大光去旅游了,要下周才能回来。”

季春华踱步过去,站在阳台上望了一会,忽然说道,“小吴,你能帮我去查一查姜大明兄弟两个的行踪吗?我想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旅游。”

小吴连忙说“是”,立刻就给派出所打了几个电话。

他挂了电话,又问道,“季老,同事们已经去查了,有消息会立刻汇报的。那么我们现在,是要去看沈奶奶吗?”

季春华点了点头,“是。”

说完,他便大踏步地离开了李欣然的家。

沈铭快步赶了上去,一面却又压低声音问,“小吴,沈奶奶是谁?”

小吴小声回答,“当年那起案子有三名受害者,其中有两家已经离开了枫桥,只剩下最后一个受害者沈青青的奶奶还住在这里。我想,季老是想去看望一下老人家,希望这次能抓住凶手给含冤死去的姑娘一个公道。”

 

第5章

 

小吴领着季春华和沈铭到了一座破旧的平房前,与四周围高耸入云的大楼相比,这平房显得分外地格格不入。小吴解释道,“沈奶奶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钉子户,她说这座房子里有她的丈夫孩子还有小孙女的气味,不管给她多少钱,她都不会搬,除非拆迁队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沈铭了然地“哦”了一声。

他看过资料,沈奶奶的一生很是让人嗟叹。

丈夫早逝,辛辛苦苦拉扯大了儿子,娶了儿媳妇,生了个可爱的小孙女,以为终于可以苦尽甘来,谁知道小孙女两岁的时候,儿子媳妇出了车祸去世了。她只好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养大了孙女,然而命运之神却并没有对她有所眷顾,17岁的沈青青在高考的前夕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沈奶奶曾经说过,她之所以还勉力支撑自己活下来,只是为了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也许,这就是她倔强地不看搬离这座老房子的原因吧。

沈奶奶看到小吴,本能地以为是来请她搬家的,立刻就将门关上了,“不要再来烦我了,我老婆子说了不搬就是不搬,找警察来说道也没用。”

不管小吴怎么解释,她不肯开门,一个劲地赶他走。

季春华对小吴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自己走上前去,“沈奶奶,是我,老季。我来是想告诉你,关于青青的案子有新进展了。”

门“吱呀”一声,缓缓开了。

老旧的小平房,保持着18年前的原样,虽然破旧了,但屋内却一尘不染。

沈奶奶给季春华等人倒了一杯茶,就垂着头坐在一边,她一言不发,却满身都是悲伤的气息。

季春华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知道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不足以弥补这位年迈老人家的遗憾和痛苦,惟有找到真凶,才是对她最好的宽慰。

沈铭却眼尖地看到了电视机柜上的一张照片,背景是一大片麦田,镜头里是两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手拉着手。他不由咕囔一句,“咦,这姑娘有些眼熟。”

沈奶奶转过身去,轻轻地抚摸了右边女孩的脸,“这是青青在这世界上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了,还没有取到相片,她就……

季春华忽然一脸凝重地指着左边的女孩问道,“她是谁?”

沈奶奶愣了愣,随即说道,“你说静静?她是青青的同班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个孩子平时形影不离的,青青出事那天,本来也是要和静静一块儿去镇上的电影院看电影的,后来静静家里有事就没看成,没想到……

她偷偷抹了把眼泪,“青青出事之后,静静就一直很自责,她觉得是她的错。如果她当时陪青青看完了那场电影,也许就不会出事了。那傻孩子……还因为这事把自己折腾进了精神病医院,可老婆子真的不怪她,这事怎么能怪她?”

季春华连忙又问道,“那她现在还住在这里吗?”

沈奶奶摇摇头,“早搬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有一回我听人说,静静好像出了国。唉,18年过去了,那孩子现在也早就已经嫁人生子了吧!”

出了沈奶奶的家门之后,季春华与沈铭相互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唐静!”

没有错,相片上与沈青青手拉手笑得灿烂如花的少女,赫然便是李欣然的班主任唐静。这无疑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线索,但这新的线索,却将季春华和沈铭先前拼凑起来的图片彻底打乱了,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正在这时,小吴满脸沉重地跑过来说道,“季老,就在刚才,姜大明被发现自杀在了家中!”

 

第6章

 

在开车赶过去的路上,小吴将已经掌握了的情况都通报了一遍。

姜大明是前天请的假,说要带姜大光一起出去旅游,但旅行社和航空公司以及铁路局那边都没有查到他们的出行记录。正好这时,派出所接到了姜大明对门邻居的报警电话,说是在他家门前闻到了奇怪的味道。

小吴说道,“是二氧化氮中毒,发现了遗书,鉴证科的同事已经拿去鉴定笔迹了,没有可疑的脚印或者指纹,看起来应该是烧炭自杀。啊,对了,这是遗书的照片,季老,您先看看。”

他一边将手机递过去,一边继续说,“姜大明承认了他正是枫桥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也承认自己杀死了李欣然。还有,我们同事还在他家里发现了许多红色毛线团,已经送到市里鉴证是不是与李欣然案子里出现的毛线团有关了。”

他们到达姜大明家时,尸体已经被法医带走,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屋子,二氧化氮的味道逐渐散去,但整个房子散发着令人不适的气场。

沈铭最先嚷开,“对于两个单身汉来说,这房子是不是有些干净地太过分了?”

这屋子整齐干净得有些不可思议,餐桌和家具上没有一丝灰尘,就像是有人精心打扫过一样。

小吴也在北面的阳台发现了新大陆,激动地叫道,“快来看,这里架着高倍望远镜,看它正对的角度,应该就是李欣然家。看起来,姜大明应该在长期偷窥着李欣然母女!”

季春华的脚步却停留在了一南一北两个房间的走廊里,他两下张望了一番,很快就辨认出来,向阳的那个房间是姜大光的,而哥哥姜大明选择了北向的屋子。

姜大明的房间摆设很简洁,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衣柜,色调是冷淡的灰色,连床上的被褥也是素色的。看得出来,他是一个严谨、自律的人。

倒是姜大光的屋子还保持着童趣,墙壁粉刷成彩虹色,床品的颜色也很绚烂,而且他似乎很偏好红色,屋子里随处可见红色的摆件和玩偶。

季春华走到靠窗的书桌旁,随手抽出一本绘图册,皱着眉看了起来。

姜大光是个智力有障碍的孩子,但这似乎并不妨碍他对美学的欣赏以及他的美术造诣,绘图本上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图画便是明证。那些画乍看之下确实像是个五岁的孩童所作,但色调之丰富,线条之优美,以及想象力的丰富,都令人惊叹。

沈铭凑了上来,好奇地问道,“季老,是有什么问题吗?”

季春华低低地说了一句,“原来姜大光也是左撇子啊。”

鉴证科那边的报告很快就出来了,遗书确实是姜大明的笔迹,在他家里找到的红色毛线团确实与李欣然案件里的一致,毛线团上也检验到了姜大明的指纹。而案发现场没有他杀痕迹,死因已经确认是烧炭自杀。

沈铭觉得事情进行地有些太过顺利了,他们才刚查到了姜大明的身上,他就准备好了认罪书自杀了。

他对季春华说,“季老,有几个细节总让我有些耿耿于怀,我想不通,您给我指教指教?姜大明是前天开始请假的,在这之前,他每天朝九晚五在邮局上班,有非常可靠的不在场证明。没错,李欣然确实是昨天去世的,可她失踪已经好几天了!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姜大明做的,那么之前李欣然被他藏在了哪里?”

季春华沉沉地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沈铭挠了挠头,“还有,就是一种感觉。姜大明他不太符合一个具有反社会人格的连环杀人犯的特征,他悲悯友善,具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也不缺钱,看他生活和工作的环境,都不像是一个极有表现欲的人。”

季春华目光一凛,“没错。我也觉得姜大明的认罪有些急促,他似乎是在掩盖些什么……

沈铭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季老,您是在说,姜大光!”

这时,电话响起,传来刑警队的同事赵东海兴奋的声音,“沈队,找到姜大光了!两天前,姜大明将姜大光送去了隔壁H市的福利院,他给福利院捐了一大笔钱,希望对方能够善待姜大光。我们将枫桥连环杀人案的三名受害者照片给姜大光看了,他反应激烈,看到李欣然的照片时,他还哭了!”

沈铭沉声问道,“那做过DNA比对了吗?”

赵东海回答,“是,和季老所料的一样,姜大光和李欣然的DNA比对相似度99.99%,他们的确是一对父女。”

沈铭沉默了,他之前一直都觉得奇怪,极有表现欲的连环杀人案凶手为什么只犯下了三起罪案后就销声匿迹了,先前他曾推测过凶手遭遇意外已经死亡,但现在他终于知道了真正的原因。

因为姜大光成了父亲。

季老曾调查过李欣然母亲李月英的情况。李月英是外乡人,当年跟着男友一起来到枫桥做生意,但生意失败之后,男友丢下了烂摊子出逃,李月英独自一人承担起了债务,在枫桥邮局做些搬运的活打零工。一来二去,便与姜大明兄弟两个认识了。

至于她是怎么和姜大光有了一个孩子的,也不难想象这并不是个令人愉快的故事。否则,李月英为何不肯与姜大光结婚,给李欣然一个家?姜大光又为什么只能在后阳台上用高倍望远镜偷窥那对母女的生活?

但无论怎样,有了女儿的姜大光生活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枫桥连环杀人案才得已告一段落。

沈铭想了想,又问道,“姜大光有没有说什么?”

赵东海摇头,“因为姜大光的智力程度只有5岁上下,没有办法对他进行审问,但我们做了实验。”

他解释道,“我们在他面前摆放了一个芭比娃娃,还有几团颜色不一的毛线球,他立刻选择了红色的将之缠绕在芭比娃娃身上,变成一个蚕茧的形状。动作娴熟,不论是完成的程度还是受力的方向,都与档案里记载的一模一样。现在,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姜大光才是枫桥连环杀人案的真正凶手!沈队,李欣然会不会也是他杀的?”

沈铭却摇了摇头,“不,他只是前三起的真凶,李欣然不是他杀的。”

他顿了顿,“李欣然死于窒息,她下体虽然有伤痕,但却不是性侵害造成的,同事们在案发地点的附近找到了带有她血迹的木棍,这与前几次案件不同,有人在故意混淆视听。”

电话里,赵东海吸了一口气,“所以,李欣然案件的真凶另有其人?”

 

 

第7章

 

高三(1)班的这节班会课,主题是追思他们已故的班长李欣然。

随着下课铃响,班主任唐静抹了抹眼泪,对同学们说,“不论过去发生过什么,那都已经过去,你们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要因为遇到了什么坏人或者遭遇到什么坏事情,就感到沮丧。被害、作恶,那都是别人的事,而你们,只要做好你们自己,走无愧于心的那条路就好。希望大家高考顺利,都能考上理想中的大学,过上你们要的人生。”

说完,她深深地向学生们鞠了一躬,然后挺直着背脊走出了教室。

教室门口,季春华已经等在那里多时了。

长长的校园走道,虽是寒冷的冬季,树木却依然保持着那抹绿色。

唐静一言不发陪着季春华走了许久,忽然开口发问,“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季春华回答,“我在沈奶奶家,看到了你和沈青青的合照。照片上的你,穿了一件红色外套,就是沈青青遇害时穿的那一件。18年前,你最好的朋友那样残忍地被杀害,18年后,在沈青青遇难的同一天,你的学生也死于同样的方式,我不相信这世上有这样的巧合。”

唐静轻轻笑了起来,“嗯,确实不是巧合。”

她的脚步不停,高跟鞋在青石板的路上发出有节奏的叩击,“我和青青是最好的朋友,像自己的亲姐妹一样的家人。那天,我们本来约好了要去看电影,但我家中临时来了客人,所以我便在电影院门口和她分手了。哦,因为我的红色外套不小心弄脏了,她怕我见客时不好看,所以就和我换了外套。在回家的路上,我发现青青把钥匙忘记在了口袋里,她奶奶出去打零工每天晚上很晚才回来,天气那么冷,我怕她没有钥匙在外面吃冷风,所以就急匆匆地赶回去想要把钥匙还给她。然后我看到了什么?”

季春华不用问,也猜到了是什么,但他不忍说出口来。

姜大光对红色非常痴迷,他喜欢一切红色的物件。18年前,这个智力虽然停留在5岁的年轻人,身体却早已经发育完备,他本能地对异性产生迷恋。由于对“美”有自己的见解和坚持,姜大光所选择的目标都是年轻漂亮的女高中生,那些女孩尤其喜欢穿红色的衣裳。

父母去世之后,姜大明不忍将弟弟一个人扔在家中,时常会带着他一块儿送信,相信姜大光便是借着这种便利挑选目标的。他秀气的外表和天真的举动让人很难对他设防,那几个受害的女孩子想必也曾与他 有过对话吧?

案件中三个被害的女孩子,都喜欢红色,被害时身上穿的也都是红色的衣裳。

这也就解释了沈青青案件里难以理解的部分。沈青青并没有交笔友的习惯,她的衣柜里也几乎没有红色的衣物,但唐静有。原来,一切都搞错了,被姜大光物色的第三名被害人是唐静,只不过机缘巧合,因为她和沈青青临时交换了外套,所以受害者才换了人。

唐静的语气里带着强自压抑的悲恸,她竭力让自己显得平静,“我看到了穿着我外套的青青已经死去,看到了她死后还要被那个怪物侮辱,然后被红色的毛线缠成了一个茧。我躲在那个草垛后面一动都不敢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那个背影完全消失之后,我才敢大声地呼吸。那时候,我应该冲出去的,可是我太害怕了,我不敢……

她顿了顿,“我病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我母亲带着我出国休养。不,我其实一直都没有好,18年来的每个夜晚,我都会梦见青青被那个怪物折磨的场面,不论吃几颗安眠药都不能幸免。我想,要治好我的病,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找出那个杀死青青的怪物来,然后,杀死他!”

季春华愣了一下,“姜大明是你杀死的?”

唐静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是啊,他该死。”

她的目光忽然凌厉起来,“回国之后,我就开始调查当年的案子,和你们不同,我见过那个背影,看到过他留下的脚印,所以,在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我确定了,当年我看到的怪物就是姜大明。我还了解到,他对李欣然母女十分照顾,甚至还私底下偷偷给李欣然的母亲生活费,我猜测李欣然就是姜大明的私生女。失去亲人的痛苦,我想那个怪物也应该尝一下。”

季春华怔住,“所以,成为李欣然的班主任,这也是你刻意为之的吗?”

唐静骄傲地抬起头,“当然。”

她顿了顿,“其实,我真的很喜欢欣然,她聪明懂事,和青青很像。我犹豫了几天,终于还是下了手,没办法,谁让她是杀人凶手的女儿呢!在杀死欣然之前,我拨通了姜大明的视频电话,他哭着承认了所有的罪行,还写下了认罪书。但那又怎么样?太晚了。我还是向他直播了欣然的死,然后去了一趟他家,亲眼看着他在充满着二氧化氮的屋子里表情痛苦地死去。”

季春华叹了口气,姜大明家中那刻意的干净,原来只是因为唐静事后擦掉了所有她来过的痕迹。

他目光一深,“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选在东郊墓园?”

唐静的眼神终于柔和了下来,“因为青青就葬在了这里啊。”

为了要在这里给青青报仇,还真不容易呢。墓园原本傍晚五点就关门了,可那时候她还没有下班,所以只好雇了一帮街头小混子去里面玩冒险者游戏,生生地让墓园增加了两次巡逻。东郊墓园只有一个执夜的守墓人,他七点第一次巡夜,门卫室是空的,这样她才能有机会溜进墓园实施计划。

而李欣然,早在上周五晚上,就被她骗到了东郊墓园的地下仓库里。

这时,沈铭来了电话,“季老,木棍和墓园地下仓库里都检验到了唐静的指纹,另外,我们还在唐静的宿舍中找到了剩余的毛线球。”

季春华挂了电话,从怀中掏出了手铐,他面色肃穆地将唐静烤了起来。

“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需要知道。枫桥连环杀人案的真凶,并不是姜大明,而是他的弟弟姜大光。18年前,你在沈青青被害现场看到的一共有两个人,最初作案的是姜大光,事后他离去,帮他整理现场遗落物的是姜大明,也就是你看到的那个背影,那个脚印是他故意留下的。从一开始,他就想要替自己的弟弟顶罪了!”

他顿了顿,又道,“李欣然的亲生父亲是姜大光,她虽然是杀人凶手的女儿,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不仅是无辜的,甚至也是另外一个受害者。我很明白你想要替沈青青报仇雪恨的心情,但你原本不必做到如此的……

唐静的脚步有些踉跄,她脸色苍白,目光里透着悲伤与懊悔。

季春华摊开自己的手心,里面赫然是一张白色纸片,上面简简单单地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是我刚才在教室门口捡到的,嗯,你掉的。”

那是唐静的笔迹。

季春华相信,三天前教室里唐静的悲伤和眼泪都是真的,纸片上想要对李欣然说的话也出自于真心。被复仇疯狂扭曲的心灵深处,或许还藏有一点微小的柔软。然而,对于一条鲜活的生命而言,这句迟来的对不起只是一个笑话。

唐静,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版权声明

弈心博客


首发 弈心博客,转载请附链接!

赞赏支持

感谢支持!


建站不易,感谢支持!

推荐阅读
nginx 下使用 bootstrap 字体的问题 这两天一直处理一个bug  就是本地使用bootstrap 字体图标的时候 一点毛病没有,但是一旦在服务器上面使用,图标就变成框框,看了下路径,显示404,找不到文件,今天早上终于解决,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啊!感动上天!下面说下我这两天的犯病经历!1 网上搜了好多文章,大多数都说更改bootstrap.min.css里面的路径就是这一块上面是原本的路径,可以看出 已经被我改的面目
706

TP6 常用变量 请求变量use think\facade\Request; Request::param('name'); Request::param();全部请求变量 返回数组 Request::param(['name', 'email']); 多个变量 Request::param('a','1') $a不存在使用默认值1 Request::param('username','','strip_tags'
277

beforeRouteUpdate导航守卫使用注意 前言      在使用 vue-router 的组件内的守卫 beforeRouteUpdate (2.2 新增)时,需要注意组件内守卫获取路由参数的时机。beforeRouteUpdate 当组件内子路由发生变化时,会出发该导航守卫。 环境 vue 2.5.2 element-ui: 2.6
206

程序员该怎样写文档? 程序员该怎样写文档? ### 文档的重要性 在开发流程中的每一个阶段,文档都很重要。 ### 开发前的设计文档 在开始Coding前,应先完成设计文档。 设计文档包括需求分析、概要设计、架构图(模块功能图)、主要API的定义设计和当前开发任务的大体业务流程。 设计文档的意义是在开发前将输出成果的未来式在产品经理、项目经理和架构师的脑海中达成共识。通过Review设计文档的工作模式,将产品相关的
1633

《红楼梦》真的很好吗?有必要吹捧那么高吗?不过是一本垃圾书 小编闲来无事随手翻看了知乎问题“红楼梦真的很好吗?”下的一些回答,不禁愕然。 本以为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开放式讨论,然而却发现几乎是清一色的极尽吹嘘,遂忍不住心生厌恶。 毕竟是一本书,读过之后,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很正常。把“不喜欢一本书”上纲上线到“不尊重民族文化”,就过于矫情了。一本小说搞的和宗教一样,不信就要谴责,这不可取。 客观来讲,《红楼梦》这部书真的很好吗? ## 【0】 从写
6026

九型人格中的9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九型人格和平型(和平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九型人格,9号,—— 和平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好脾气的 行为目标:让大家和谐 根本需求:社会人际和谐 根本恐惧:矛盾冲突 ## 典型人物 无为而治。 —老子 ![无为而治。 —老子](https://www.yixzm.cn/demo/album/load/id/ce05712ec1dffc9d4606944f46894b31) ## 第九型人格描
4817

九型人格中的8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八型人格领袖型(领袖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八型人格,8号,—— 领袖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老大 行为目标:控制整体局面 根本需求:获得掌控和征服 根本恐惧:失去控制 ## 典型人物 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吧! —毛泽东 ![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吧!—毛泽东](https://www.yixzm.cn/demo/album/load/id/404d71820e9bd7640bde
4055

九型人格中的7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七型人格活跃型(活跃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七型人格,7号,—— 活跃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快乐的 行为目标:做快乐的事情 根本需求:获得自在快乐 根本恐惧:被约束 ## 典型人物 这个世界之所以美好,是我们可以选择快乐。 —周伯通 ![这个世界之所以美好,是我们可以选择快乐。 —周伯通](https://www.y
3738

九型人格中的6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六型人格怀疑型(忠诚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六型人格,6号,—— 怀疑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真诚可信的 行为目标:做别人喜欢的 根本需求:被别人保护和关怀 根本恐惧:被欺骗 ## 典型人物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3609

九型人格中的5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五型人格理智型(观察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五型人格,5号,—— 理智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有深度的 行为目标:深度分析和研究 根本需求:思想上掌握和满足 根本恐惧:无知 ## 典型人物 方程对我更重要些,因为政治是为当前,而方程却是一种永恒的东西。 — 爱因斯坦 ![方程对我更重要些,因为政治是为当前,而方程却是一种永恒
3696

九型人格中的4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四型人格自我型(自我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四型人格,4号,—— 自我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最棒的 行为目标:专注内外的美好 根本需求:深度体验美好感受 根本恐惧:有缺陷 ## 典型人物 了解自己,坚持自己的信念。 不是在物质上而是在心中拥有,这才是重要的。 —张国荣 ![了解自己,坚持自己的信念。 不是在
3869

九型人格中的3号人格是什么?九型人格第三型人格成就型(成就者)详解 九型人格第三型人格,3号,—— 成就型 ## 基本特点 自我意识:我是最棒的 行为目标:做成为第一的 根本需求:获得绝对的肯定 根本恐惧:事情失败 ## 典型人物 只有一个人能界定你一生的成就,那就是你自己。
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