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武极天下中让读者为之动容的段落

“吾愿以亿年生命,化身结界,受万世枯寂,万世劫难,万世困苦,只愿庇护吾之族人,得一方净土!”

武道巅峰,从来都不是靠资源和背景就能堆积起来的,而是在一场场搏杀,和一次次探索中得到的。

他跟兰云月说过,跟圣美说过,跟自己说过:“哪怕他只是一只弱小的飞蛾,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冲入这团火焰中,去搏那万分之一希望的涅槃成凰的机会。”

可是在林铭看来,人,有强大和弱小之分,然而单论苦楚而言,却没有区别。

一切,就像是一个梦。
一个追梦的人,从起点,又跑回到了起点,不同的是,追梦人此时心已经老去,再也无力奔跑。

绝望、凄凉、孤独,再加上力量的丧失。寿命的无多。让他失去了一切斗志,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都结束了,难为你跟一个失败者和将死之人说了这么多。”

林铭出来,这几人看都没看一眼,一副双目无神,无精打采的样子,似乎对人生已经绝望了。
林铭看到他们的精神状态,心中微微摇头,武者如果失去了抗争之心,那么一辈子就会再也难进寸步了,

清荷也知道,林铭只是路过此处,就像天上的鸿雁,路过家雀的窝边,也许会停下来歇歇脚,但终究会飞走的。

“你恨我夺走了你的一切?”林铭冷笑一声,看穿了牧青书的想法。“实力不如人,却陷入了嫉妒别人的死胡同中,真可悲。”

然而人们只看到了他们拥有的机缘,却很少有人去想,他们得到机缘要付出些什么,这个世界,没有哪一份机缘是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凭空掉在自己手里的。机缘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没有勇气的话,再多机缘不去把握也是无用!

如果自己硬是要出于安全的考虑而限制他的话,反而会禁锢住林铭的潜力,被锁链拴住的龙,是不可能翱翔九天的。

强者之路,注定孤独寂寞,悠长的寿命,不可能与亲人一起终老。

一个门派诞生出一个这等人物,就如同艰难的分娩一般。诞生出一个来,会耗费大量的气运,有些门派气运积累不足。出现这样的妖孽,不但不是福,反而是祸。

武者之路,看起来自然光鲜,但是走上去却荆棘丛生,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

当一只蝼蚁成长为猛虎的时候,他回首往昔走过的路难免会生出沧海桑田的感觉。

“我记得……我还是凡人时,一位故人告诫我,不要倔强的去练武,不想我日后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而我的回答是……武道如同一团火焰,习武之人被火焰灼烧,其中的苦痛、危险不计其数,坚持不下来的人化为灰烬,坚持下来的人则浴火重生,哪怕我只是一只弱小的飞蛾,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冲入这团火焰中,去搏那万分之一希望的涅槃成凰的机会……”

这个世界上,有无穷无尽的山峰,但是总有一座山峰,是最高的,我会一直找下去,我眼界有限,可能永远找不到,但是我依旧会不断攀爬,因为我爬上一座高峰,眼界就会更开阔,从而看到,更高的高峰在哪里,我再爬下来,重新攀爬我找到的新高峰,一直重复……

林铭突然感到,哪怕他重活一世,他陪伴父母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似乎这是游子注定的命运。

九数尽的时候自然回转为一,九九归一,这是一个轮回,一个宿命。
  然而这个“一”,却与一开始的“一”不同了。
  轮回并非简单的返回,而是涅槃和重生。

这个世界差距太大了,芸芸众生,如同蝼蚁,而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也不过较大的一只蝼蚁罢了。

“虚幻与真实本来就对立存在,却又彼此相依,没有虚幻,也就无所谓真实,没有真实,虚幻也失去了意义,真亦假,假亦真,这已经是第九十九个世界了……”

“所谓的‘现在’原来如此脆弱,哪怕‘过去’错了一点点,‘现在’就是完全不同的结果……”
  “过去是‘因’,现在是‘果’,因果相续,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人们在纷纷议论着,言语中已经少了之前那种期待和震惊,许多时候,当一个人屡屡创造奇迹的时候,他下一次再创造奇迹那就是理所当然。
  反之,若是他没能创造奇迹,即便他现有的成绩依然远超常人了,却依然得不到喝彩,甚至可能得到嘘声。

凌森皱着眉,“我也没看清,林铭拍刀的那一掌有些玄机在里面,不过倒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夸张,他那一掌拍的是刀身,而不是刀刃,所以手掌才没事,不过这林铭真是艺高人胆大,那么快的刀,他也敢拍!一个不好,手就没了!”

修武一途,戒嗔、戒奢、戒贪、戒惰,修武者需要进入万丈红尘,历练本心

林铭道:“武道武道,分为‘武’和‘道’两大部分,一是修武,一是悟道。修武即修肉体,悟道即修灵魂。师父常说,世间是一片无边苦海,修武者竞渡苦海,肉体为渡海之船,灵魂为动船之桨。”
“不修肉身,渡船不坚,遇到风浪容易倾覆,不修灵魂,动力不足,即便寿元大限来临也无法抵达彼岸。”

版权声明

弈心博客


本文首发site_name,转载请附上博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