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惊魂

第1章 “接单啦,接单啦!” 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凌晨一点半夜的宁静,倚在墙角休息的黑猫外卖外送员乔伟迷迷糊糊地醒来,抓起手机看了眼屏幕,立刻抓住了关键词“贵都花苑19号702室李小姐”、“小胖子烧烤店”、“愿加小费五元”。 他看着四周东倒西歪睡了一片的同行,心里暗骂了一声“卧槽”,真是巧得邪门了,他已经连续十天在这个点接到了这位贵都花苑李小姐的外卖单子了。小胖子烧烤店的外卖生意很好,哪怕打过招呼,也还是需要等待一会儿。 乔伟坐在狭小的小桌板上,抬头看店里墙角挂着的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本市著名的慈善大亨戴向天的消息——十天前,戴先生在家门口晨跑的时候,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野狗活活地咬死了,身体支离破碎,现场可怕极了。野狗咬死人后,就无声无息地跑了,至今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他不免有些唏嘘,“这个戴先生怕是有钱人里最有良心的了,他在我们老家建了很多希望小学,我妹妹还拿过他的奖学金,但这么好的人,居然死得那么惨烈。老天爷真的长了眼睛吗?” “锡纸金针菇、烤茄子、烤鱿鱼、羊肉串、盐烤秋刀鱼、烤鸡胗。”小胖子烧烤店的老板打断了乔伟的嗟叹,“他们有钱人生前过得滋润,死后葬礼体面,你还不如人家养的宠物吃得好,操这个心干嘛?” 老板摆了摆手,“送完这一单就休息吧,瞧你那眼睛熬得通红了,与其扼腕叹息别人的命运,不如对自己好一点。” 乔伟叹口气,觉得老板说得对,像他这样社会底层的蜉蝣连生存下去都倍觉艰难了,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管别人的闲事?他一一对过了外送订单上的东西,便翻身上了他那辆黑猫外卖专属电瓶车,从烧烤摊往西过了两个路口,不一会儿便到了贵都花苑门口。 这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高档楼盘,保安老黄相当专业,照例拦下了乔伟,“又来送外卖啊?” 乔伟笑着递了根烟过去,“是啊,19号702室的李小姐。不晓得她是做什么工作的,总是大半夜叫外卖吃,还总叫些不健康的烧烤,这么吃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哦。” 老黄接了香烟,被打断睡眠的恼意顿时烟消云散,“云腾科技听说过吗?” 乔伟摸了摸头,“云腾科技?我只知道腾讯。” 老黄看乔伟一头雾水的模样,不免有些得意自己见多识广,“AI你知道吗?那阿尔法狗呢?人工智能总归晓得的吧?云腾科技就是专门研究机器人的李小姐可是他们的技术总监,靠脑子吃饭的人,总归有点乖僻的,大概是夜深人静灵感多,所以她才总是熬夜吧。” 他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免得让李小姐等急了。” 乔伟应声打了个招呼,便骑着小黑猫一溜烟地跑了。 老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拿起笔在门卫室的访客记录册上写着,“黑猫外卖小乔,02点08分,19号702。”熟归熟,该走的程序还是一点都不敢拉下的。 乔伟拎着香味扑鼻的烧烤袋进了19号的大厅,电梯还没有来,他看了眼手中沉甸甸的一大袋,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李小姐连续十天点的都是这几种,想来应该是特别好吃吧?” 就这么点烧烤,结账单上记的是108元,价格可谓相当的贵了。他想到自己的晚餐不过是两个一块钱的葱油花卷,还是早上攒下来的,心里就有些刺痛。他想,总有一天他也要像李小姐一样随随便便就点一百多块钱的烧烤,自己吃不掉,就给小区里的流浪狗吃。 但现在……不能。乔伟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口袋,想到了远在家乡着急等钱换肾的老母亲,还有今年就要参加高考极有希望考上名牌大学的妹妹。他苦笑起来,“吃得再贵也不过是一餐,省下钱来给妈看病,给妹妹存学费和生活费不是更好?” 憧憬明天是衣食无忧的人才会做的事,像他这样的人连伤春悲秋的资格都没有。正在他闻着烧烤香味感慨万千的时候,电梯的门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脚步飞快地从乔伟身边擦肩而过。初夏的天,那人居然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戴着几乎遮住了全脸的口罩,有一点……怪怪的。乔伟心想,听说这个小区里住了不少明星,莫非这男的是个什么名人? 这个念头也不过在他脑海中闪过一念,在这个喧嚣尘世中,像他这样处于社会底层蝼蚁一般的存在要想自保,最要紧的原则是莫管闲事。 七楼很快就到了,乔伟熟门熟路地按响了702的门铃,“叮咚”“叮咚”,无人应答。他立刻拨打了李小姐的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机械的回答,“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皱了皱眉,伸手去敲门,猛然发现门没有合上,轻轻一推,就开了。 屋子里亮着灯,但客厅里没有人,电视机屏幕还亮着,好像是美剧,画面暂停中。 乔伟想到大前天过来时,李小姐浴室的水管爆裂了,他进门时也是差不多的场景,当时的李小姐正在奋力与喷涌而出的水柱作斗争,根本无暇顾及他。 他心里想着,不会水管又坏了吧?他一边叫着“李小姐”,一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果然,卫生间的门关着,但有橘黄色的灯光从磨砂玻璃窗里透了出来,隐约显出一个纤细瘦弱的女人的身影。 乔伟将外卖放在了茶几上,走到卫生间前敲了几下门,“李小姐,需要帮忙吗?情况有些诡异,他连续敲了好久的门,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这让他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一把拉开卫生间的移门,“啊!” 第2章 李小姐死了,身体还是软的,应该死了没有多久。 她以非常诡异的姿态跪坐在浴缸里,后背和手腕处都有很大的伤口,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伤口处冒了出来,洒满了整个浴缸,有一些都已经干涸凝结,变成褐色的干纹,像一道可怖的伤疤在乳白色的浴缸里形成斑驳的纹路。 乔伟惊惧地往后退了几步,跌跌撞撞一直退到了书房门口,他转脸望去,看到书房已经乱成一团。整个书架上的书都被推倒在地上,垃圾桶被撞翻,里面的废纸团洒满一地。书桌上没有电脑,孤零零地剩下一个外接键盘。最可怕的是转角处的立式保险柜的门居然是开着的,里面的证件和文本资料都被翻得乱七八糟,唯独两捆厚厚的人民币却完好无损地摆在了其中一层。 他忍不住便伸出手取了下来。 一、二、三……十九、二十,一共二十万人民币整,对贫困交加且急需用钱的乔伟来说,这笔巨款简直是有天大的诱惑力,有了它,他老母亲就能去做换肾的手术了,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有了着落。 理智告诉他,拿了这个钱他就算犯罪了,而且李小姐的死说不定也会赖到他的头上。 但去他妈的理智,乔伟想,只要能救活老娘的命,就算让他做一辈子牢他也心甘情愿。他只是犹豫了三秒钟,就立刻决定收下这笔钱。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他一向都是知道的,警察迟早都会找到他,他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而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尽量地延缓警察找上门来的时间,至少要等到他老娘拿这笔钱做完了手术。 乔伟迅速地找到了李小姐的手机,想要删掉她手机里黑猫外卖app里留存的外卖记录和与他的通话记录,但诡异的是,他仔仔细细地翻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这部分内容。 于是,他便细心地用纸巾将所有他在这个屋子里留下的指纹都擦干净,然后悄无声息地拎着外卖退了出去。 剩下的,就只有保安老黄了! 冒着深浓的夜色,乔伟骑着黑猫电瓶车往门卫室方向开,此刻他的外卖箱里锁着的除了价值108元的烧烤,还有二十万元现金。他在思忖该用什么方法解决老黄,是用钱收买还是真正地做一回犯罪分子将老黄干掉? 给钱的话,他母亲的手术费用可能就不够了,但要是真的杀人,他好像也根本做不出来…… 就在他犹豫迟疑的时候,发现门卫室的灯虽然亮着,但老黄却不见人影。 乔伟见四下没人,便将自己的头盔压得更低了一些,他悄悄地跑进门卫室,想撕下老黄刚记录下的那一条关于他的进出记录,却惊讶地发现整个本子不翼而飞了。 这时,隐约有血腥气从紧闭的里屋门内飘散出来,他不由推开门,猛然看到老黄正一动不动地躺在行军床上,满地的鲜血用触目惊心的方法告诉他:老黄已经死了。 一定是杀了李小姐的人杀死了老黄,目的应该也是掩盖行迹。 乔伟不知道此刻该欣喜还是难过。 欣喜的是,那个杀人凶手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势必要处理干净一切绊脚石,老黄也好,访客登记册也罢,甚至连这个小区所有的进出监控恐怕也一并被清理了吧?那他似乎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完成他的愿望,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警方找到了。但显然他还是难过更多。 李小姐是个好人,上次他只不过举手之劳帮她修好了水管,她不仅给了他酬劳,看到他嘴角发了溃疡,还送了他西瓜霜。雪中送炭,是会令人记一辈子的,她微小的一个善举,对他来说是寒冬里那一抹最暖的阳光。 而老黄死得则更加无辜,不过只是为了掩盖出入的证据,一条片刻前还鲜活的人命此刻便毫无声息地躺在了那里,成为永远的孤魂。 乔伟冲着老黄的遗体深深地一鞠躬,他低声说,“老黄,等我娘的手术做好了,我一定马上去自首,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察,为你伸冤!” 第3章 乔伟一直都在附近一带送外卖,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他专门找没有摄像头的小路走,很快就到了离贵都花苑最近的银行。虽然现在是凌晨,但ATM自动存取款机柜是24小时都开的,他找到位置最角落的一个,进去就立刻锁上了门。一共三捆现金,每一捆十万,都是新钞。 乔伟一刻都不敢耽误,立刻取出了银行卡——卡是以母亲的名义办的,存折留在了老家,只要他现在将这二十万存进去,明天在老家的母亲就可以将钱提出来拿去做手术。 他小心翼翼地将钱一沓一沓地放入存款口,机械数钞的声音那么枯燥吵闹,可在他耳中却美妙极了。一直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直到他在某一沓钞票中发现了一张和纸币面积相同的白色纸条。 上面是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乐福超市寄存柜113号,密码是你的生日。” 乔伟一下子愣在原地,良久才缓了过来,纸条没有署名,但直觉告诉他这行字应该是李小姐写的,甚至他能感觉到这张纸条就是写给他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远处传来飙车党改装过的机车轰鸣声,他皱了皱眉,将纸条团成一团塞进了裤子口袋,然后继续将手头的钱都存进了妹妹的银行卡中。 卡内余额从可怜的1365块变成了201365,乔伟终于松了口气。但新的问题来了,弄到了钱的他,是该找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躲几天,还是按照纸条上的指示去一趟乐福超市看看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他蹲在昏暗小巷中的路牙子上接连抽了无根烟后,终于站了起来,“去!” 乐福超市早上七点半开门,乔伟混在赶早市买菜的老爷爷老奶奶中挤进了里面。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总觉得才过了一个晚上,路上就多了许多面色冷峻一脸警醒还带着耳麦的人,就连早市的超市里,拥挤的人潮中也能清晰地看到几个鬼鬼祟祟四下张望的人。他们大多身材精壮、动作敏捷,一看就像是训练有素的人。 他不得不联想到昨晚的事,李小姐死在了浴缸里,她的书房被搅得稀烂,保险柜被人打开翻动过,但客厅却十分整洁,这一切都说明,凶手是有目的地行凶,他杀人是为了夺物,而那件令李小姐和老黄丧命的东西应该就藏在书房里。 至于真凶,他忍不住想起从电梯里出来的那个口罩风衣男…… 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人的话,那他的行踪早就暴露了。他曾和风衣男曾擦肩而过,没有一个凶手会轻易地放过能辨认出他脸的目击证人,而风衣男手里有老黄的访客登记册,想要知道他是谁简直再容易不过了! 乔伟一下子便警惕起来,他伸进裤兜里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那张小纸条,总觉得自己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而这些突然之间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人,也许正是来抓他的。 这时,超市里的早间新闻突然插播了一条简讯,“今天凌晨,本市某高档小区发生了两起恶性杀人案件,警方已经跟进,具体的案情还在调查当中。” 然后,便是对小区居民及物业管理人员的采访,居民们纷纷表达了对安全的担心,物业管理人员也表示会增加夜间巡逻,但其中一条特别地心音了乔伟的注意力。 物业管理人员说,“当晚保安系统受到了病毒攻击,导致48小时内的监控摄像头全部失灵,再加上门卫处访客登记册的遗失,现在没有人能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乔伟松了口气,但很快就立刻被凶手强大的能力而感到震惊,巨大的恐惧像一场声势浩大的洪水,排山倒海般向他袭来,让他简直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但强烈的孝子情结以及求生欲激励着他,让他立刻又打起精神来。 一定要躲过这一劫!他在超市墙上的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再普通不过的一张脸,再寻常不过的一身打扮,只要呼吸稳住表情再淡定一点,就和来这里买菜的人没什么区别。他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便一路注意着摄像头, 一路蛇形到了行李寄存柜前。 113号,密码……他尝试着输入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砰”地一声,柜门应声弹了出来。 那张纸条居然真的是写给他的! 乔伟整个人都是懵的,但更懵的是,寄存柜里安静地躺着一条钥匙,以及另外一张纸条,“请在日落之前赶去光明洗浴城,男汤更衣室69号,里面有对你非常重要的物品。” 他简直都要崩溃了!现在,他再次面临去或者不去的选择。去,不知道下一站还有多少这样莫名其妙的纸条,还会遇到多少身手矫健的追捕者;不去,又不知道光明洗浴城男汤更衣室69号柜里到底放了什么对他重要的物品,那里面的东西会暴露他的身份吗?会让警方在母亲的手术还没有完成前,就追缴回那笔对他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巨款吗? 在在内心焦灼与激烈的斗争后,乔伟终于还是无力地选择了继续。拿人钱财,到底于心不安,如果这纸条上的内容是李小姐的心愿,那么,不管前面是什么刀山火海,他都去闯一闯吧! 乔伟在乐福超市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拨打了老家发小的电话,“阿发,我是乔伟。我妈的手术费我已经凑齐了,打到了她卡上,你能不能帮我带她去把手术做了,越快越好。” 电话那头传来阿发略显惊讶的叫声,“你哪里来的钱?” 乔伟苦涩地笑了一下,“我借的。所以,我现在要开始还债了,恐怕要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回家了,阿发,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妈和我妹就拜托你了!”在得到阿发肯定的回答后,他才恋恋不舍地挂上了电话。 第4章 光明洗浴城是市内有名的大澡堂子,人多嘈杂但收费不贵,是经济实力一般的普通市民最喜欢去的地方,尤其深受中老年人的欢迎。 乔伟一进去就发现,今天这里多了许多长相气质身材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年轻人,脱光了衣服怎样也掩藏不住的一身腱子肉,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名为洗浴实则寻人的犀利眼神,都赤裸裸地昭示着他们的真实身份。 他暗暗跺了跺脚,心想,要在这帮人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又掩人耳目地取到69号柜里的东西,简直比登天还难,得想个办法才行…… 这时,恰好有个纹着大花臂的壮汉经过,乔伟状似不经意地将一块肥皂踢到了其中一名追捕者的脚下。那人不巧踩着身体往前一滑,不偏不倚正好扑倒了壮汉,两具赤裸的肉体紧紧相贴。 壮汉怒无可遏,一把将追捕者扯了下来一阵猛打,“耍流氓耍到爷头上了,你是没长眼睛,还是存心当我是hello kitty?” 这一场闹剧果然将其他追捕者都吸引了过去,乔伟立刻趁着这当口打开了69号柜,伸手 将里面的东西摸了出来,然后飞快地溜了出去。 他一路狂奔,搭了一辆正要启动的公交车,坐了两站又下来,再换乘另外一个方向的车子,坐了两站再下来,周而复始数十次,终于,从最后一辆公交车上下来后,天早已经墨墨黑了。 这里应该是离市中心不远处的城郊,虽然偏僻,但好处是很少有天罗地网般的高清摄像头。乔伟找了一条小弄堂坐下,借着昏暗的路灯,终于看清手心里紧攥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叠地整整齐齐的纸鹤,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面藏了一个指甲大小的芯片。直觉告诉他,这应该就是让两条生命陨落的罪魁祸首了! 皱了的纸片上仍旧是一行笔锋秀丽的钢笔字,“把芯片交给市刑警大队的队长沈铭,他的工作邮箱垃圾箱内有一封署名是天行健的邮件,附件是一个加密的视频,密码是你妹妹的学号。这个视频对你很重要,但在明天中午12点之前,如果还未被正确的密码打开,那么它会自动损毁。” 乔伟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忍不住对着夜空嚎叫,“啊!”二楼的窗户忽然开了,淋下来一盆凉水,一个头发上插着发卷的中年妇女淬骂道,“大晚上的哭丧啊,要发神经去别地儿发去!” 窗户重重地被合上,只剩下浑身湿透的乔伟在风中凌乱。 天刚蒙蒙亮,乔伟便踏上了去市区的公交车。入城方向有几段路面正在修路,公交车在坑坑洼洼起伏颠簸的路面上不断地摆动,一如他此刻忐忑害怕的心情。他不知道此去刑警大队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不管怎么看好像都是自投罗网,人虽然不是他杀的,可他确实拿了人家的钱,还有过作恶的心…… 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洗脱的。但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去,最多不过就是坐牢,顶多他咬住了不知道钱的事,能撑多久就多久吧!但要是不去,他垂下头偷偷地看了眼车上满座的人群,总觉得其中就有来追捕他的人,在某个意想不到的瞬间,就能扑上来咬断他的脖颈。 比起死去,他还是很怂地选择了遵从纸条上的指示——去刑警大队找沈铭! 越靠近市区,藏在人群里的可疑人物就越来越多了,但幸运的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力量总能让乔伟顺利地躲过与追捕者的接触。每当有身手矫健眼神犀利的人想要靠近他时,总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将那些人拦住,而令他迅速地逃脱。 他无暇思考这是真幸运,还是有人在替他善后,只能永不回头地往前冲了。 中午11点45分,在离最后期限只有区区一刻钟的时候,乔伟终于抵达了市公安局,“同志你好,我想找刑警大队的沈铭队长,我有急事要找他,请帮忙通传一下。” 话音刚落,公安局大厅里忽然就嘈乱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一伙带着墨镜的黑衣人,冲上前来就要将乔伟压住,有人在撕扯他的衣服,有人将手伸进了他的裤子口袋。迅速反应过来的警察立刻冲了过来,虽然制服了大部分的黑衣人,却仍然有几个溜走了。 立刻有警察制服了乔伟,立刻有警车出动追捕公然在公安局挑衅生事的黑衣人,一时间,大厅里乱成一团。 乔伟眼看着墙上的时钟指针慢慢地往十二点的方向靠,他再也忍不住狂吼了一声,“我要找沈铭!快点让他来见我!” 尾声 11点59分04秒,沈铭工作邮箱的垃圾箱里那封书名为天行健的垃圾邮件附件内的视频终于被解密,密码是乔伟妹妹的学号。 视频里,是李小姐三天前录制的一段影像,“小乔,对不起,把无辜的你扯进来,我感到万分抱歉,但凡还有别的办法,我绝不会让你陷入这样的危险中。但我走投无路了。 十天前,我发现云腾公司有人将我们小组最新研制出来的人工智能芯片植入了大型猎犬体内,从而实现了控制猎犬行为的能力,那个人利用这个技术,谋杀了慈善大亨戴向天,因为戴向天一直都向社会鼓动AI技术的过度发展会导致人类灭亡,从而引起了一部分民众对我们技术的担心,云腾科技的股票因此大跌。 我们研究这项技术,是希望可以造福人类,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会因此被害。我隐约听说,公司内部有不知名人士最近开始拿人体做试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身边的人中就会出现人形猎犬,这对社会和大众都是一个威胁。 我害怕了,甚至一度觉得不该再继续这样违反人性的研究。但我没有停止这个项目的权限,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做那么危险可怕的事。所以,我决定要拿走这一切的根源——源代码。 小乔,很抱歉我利用了你。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这十天来每次都能接到我的外卖,因为我写了个小程序令我的外卖单只发送到你的手机上,之所以选择同一时间同一个餐厅,那是希望你可以加深对我的印象,和我尽快熟悉起来。 其实半年前我们曾见过一面,当时你发生了交通事故,你的外卖车坏了,手臂上还受了伤,但为了能赶在规定的时间之前给客户送上外卖,你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你的坚韧和毅力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可靠及值得托付的人。 恰好,十天前我叫外卖的时候偶遇了你,于是我才想到这个计划。通过这些天的交谈,我知道你家里有个急需用钱手术的老娘,还有一个要考大学的妹妹,你非常缺钱,甚至已经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 在一切都按着我的计划顺利进行后,前天傍晚下班时,我取走了源代码。 我知道源代码被我拿走后,公司的人一定不会放过我,他们一定会派人来杀死我,像杀死戴先生那样果断狠绝、毫不留情。而后,他们必定会翻找我的保险柜,但他们的目的是芯片,不是求财,所以我放在保险柜里的现金,他们一定动都不会动。所以,我在保险柜里放了假的芯片,和真的现金,二十万,刚好够你母亲动手术以及妹妹上大学的费用,我想你肯定会心动的。 只要你拿了钱,就一定能发现我夹在里面的纸条,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跟着我的指示去做,因为你不是真正的恶人,而只是个走投无路的好人。而现在,我的视频能播放,也就证明了这一点,谢谢你,小乔,你替一位帮助过很多人的慈善大亨昭雪了冤屈,也替你自己赢得了这二十万的奖金。 你没有杀人,钱是我赠送给你的,所以你自由了!”视频刚播放结束,刑警大队的门被敲响,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推门进来,正是那个和乔伟在电梯里擦肩而过的人。 他对着乔伟深深地鞠了一躬,伸出手来说道,“我叫戴睿,谢谢你替我父亲找到了证明他被谋杀的证据。” 乔伟张了张嘴,“你不是凶手?”戴睿点点头,“我一直都在追查我父亲去世的真相,顺着线索找到了李小姐家,很遗憾,我去晚了一步。等我离开时发现老黄已经被杀,所以我意识到在这个点送外卖的你不管是不是去往七楼都有危险。我不想暴露身份,让凶手察觉到我的存在,所以只能在暗中保护你。” 他认真地说,“为了感谢你在这件事中所承受的风险,戴家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帮你母亲进行了手术。” 这时,乔伟的手机响了,是阿发兴奋到几乎要哭的声音,“阿伟,伯母的手术很成功!医院给派的省里最好的专家,而且还说要给特殊照顾,是免费的手术,一分钱都没有花!是真的!真的!” 乔伟挂了电话,崩溃到想要死去时都忍住不哭的眼泪,终于滚滚而下。

版权声明

弈心博客


首发 弈心博客,转载请附链接!

赞赏支持

感谢支持!


建站不易,感谢支持!

推荐阅读
三十六计-成语 三十六计 第一套 胜战计 第一计 瞒天过海 第二计 围魏救赵 第三计 借刀杀人 第四计 以逸待劳 第五计 趁火打劫 第六计 声东击西 第二套 敌战计 第七计 无中生有 第八计 暗度陈仓 第九计 隔岸观火 第十计 笑里藏刀 第十一计 李代桃僵 第十二计 顺手牵羊 第三套 攻战计 第十三计 打草惊蛇 第十四计 借尸还魂 第十五计 调虎离山 第十六计 欲擒故纵 第十七计 抛砖引玉 第十八计 擒贼擒王 第
12

孙子兵法-文言文全文十三篇 【始计篇】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
14

islab测试步骤1 获取tokenURL拦截请求拦截失败6/1516.05URL拦截请求拦截失败6/1516.13
219

curl命令发送get请求多个参数不识别问题 curl命令可以发送get请求,当get请求中包含多个参数时,不能识别。 比如: ``` curl localhost?id=xx&name=cc ``` 服务端只能获取到`id`的值,不能获取到`name`的值。 原因是curl命令在发送多个参数是,需要使用 `-d`参数。比如: ``` curl localhost -d "id=xx&name=cc" ``` 这样就可以了。
172

命令行指定端口在服务器之间复制文件(或复制到本地) ## 使用方法 需要支持scp命令,正常安装ssh之后一般都支持。 ``` C:\Users\Yix>scp -P 9527 root@www.yixzm.cn:/root/urllist.log ./ root@www.yixzm.cn's password: ``` ## 报错 ``` SSH protocol v.1 is no longer supported ``` 原因是参数错误,新版
189

thinkphp6返回json格式内容为空,只有一个{} 昨天晚上迷糊,代码写了个乌龙。thinkphp返回json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出了问题…… 年龄大的程序员公司不喜欢是有道理的,现在的身体每天到晚饭时候精力明显不怎么充沛。 正常的thinkphp返回json只需要 ``` return json($data) ``` 然而,我写成了这样 ``` return json(json($data)) ``` 你说我不熟悉显然是不可能的。这玩意天天写……
193

Python 使用requests发送POST请求 这两天开发,经常用到后端访问别的接口,所以看了一下 ,后端发送请求,这里总结一下1 ----------以form形式发送post请求#定义访问的登录网址url = 'http://httpbin.org/post'#配置需要的数据 d = {'key1': 'value1', 'key2': 'value2'}@发送请求 r = requests.post(url, data=d)#打印返回结果
270

推荐一首燃系好曲《Sold Out》 ``` 作词 : Jon Steingard 作曲 : Jon Steingard I ain't like no one you met before 我不像你以前认识的任何人 I'm running for the front 我直面挑战 When they're all running for the door 而他们只会寻找退路 And I won't sit down won't bac
795

文件名,类名,变量名的判断 def php_code(): filePath = "E:\\work\\fortress" # 文件夹路径 file_list = [] for root, dirs, files in os.walk(filePath): for fn in files: file_path = root+'\\'+fn
236

一句话文案(13) 山河辽阔,人间烟火,转眼已是草草半生
208

在setting配置django日志 LOGGING = { 'version': 1, # 指明dictConnfig的版本,目前就只有一个版本,哈哈 'disable_existing_loggers': False, # 表示是否禁用所有的已经存在的日志配置 'formatters': { # 格式器 'verbose': { # 详细 'format':
551

nginx 下使用 bootstrap 字体的问题 这两天一直处理一个bug  就是本地使用bootstrap 字体图标的时候 一点毛病没有,但是一旦在服务器上面使用,图标就变成框框,看了下路径,显示404,找不到文件,今天早上终于解决,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啊!感动上天!下面说下我这两天的犯病经历!1 网上搜了好多文章,大多数都说更改bootstrap.min.css里面的路径就是这一块上面是原本的路径,可以看出 已经被我改的面目
753